生态中心

.

Ecology Center

从1896李鸿章到2019特朗普,中国下一个百年国运的支点在哪?
作者:     发布时间:2019-12-24     浏览次数:
\
 
1895年4月17日,甲午海战大清惨败,北洋水师全军覆没,李鸿章代表清政府与日本签订《马关条约》,割让辽东半岛。全国上下群起激昂,痛骂李鸿章为卖国贼,慈禧太后解除了李鸿章担任了25年之久的“直隶总督及北洋水师大臣”职务,让他以“大清钦差头等大臣”的名义出使欧美。
 
到达美国之后引起轰动,美国记者也直来直去,在采访李鸿章这位“清朝钦差头等大臣”时说:“请问阁下,您在美国这个国家的所见所闻中,有什么事情最使您感兴趣呢?”李鸿章几乎不假思索地回答说:“我对我在美国所见到的一切都很喜欢,也非常感兴趣。不过其中最让我感到不可思议的是,贵国竟然建立了很多高楼,我在这里见到了20层或更高一些的摩天大楼,然而在我们大清国,从未见到这样的高楼。我不知道的是,这些高楼非常坚固吗?能不能抗拒大风催折?我想我们大清国不能建设这样的高楼,因为在沿海一带,一旦台风来了,就能够将它吹倒,再说如果高楼没有上下电梯的配置,也非常不方便。”
 
 
\
▲ 中国传统建筑(图片来源:网络)

 
\
▲ 科技现代建筑(图片来源:网络)
 
美国在1900年时期,工业产值就超过当时的英国,李鸿章看到了100多年前美国进步以及中国落后的核心,发现不是钱买回来的北洋水师的洋枪洋炮,而是当时美国有能力建设起来的摩天大楼,以及摩天大楼展示的美国系统的技术进步与架构设计能力与思想。这也是一个战败的智者对于120年前中美落后的直觉与深度认识。而这是不是120年两个甲子世界转换的深度规律,技术创新与科技产业架构创新的历史转换?工业水泥制造业、炼钢工业、玻璃制造业、建筑业、设计业、电子业、工程学、美学在1896年的整体架构呈现在全世界面前,让中国当时的总理目瞪口呆,特别是电梯,让他想到了当时的中国不可望其项背巨大差距。
 

\
 
让我们把目光收回到一个多世纪之后——2019年5月,在美国总统特朗普在棒杀“中兴”之后,再次高举高打企图棒杀“华为”,为什么特朗普会冒着“侵犯中国民营企业家精神领袖任正非”的恶名而重力棒杀中兴、华为这个中国领先世界的通讯企业,而不是阿里巴巴、小米、腾讯、中国电力、中国工商银行等中国互联网企业与国企,而是这些全球领先的5G通讯技术企业,特别是华为。真相就是,这一次特朗普望向中国,感受到了百年前李鸿章内心的恐慌——他看到了新时代的“电梯”,基于物联网核心通讯技术5G而衍生的智能化物联网服务运维。联通底层大小通讯、未来网络、核心技术、设备、IoT平台、服务、以及未来商业体系。
 
过去10年,中美经历了多波科技浪潮,互联网、P2P、云计算、大数据、智能硬件、机器人、AR/VR、新能源汽车、无人驾驶汽车、人工智能、区块链、物联网、工业4.0、智慧家庭、数字货币等等,但都没有形成科技产业,消耗了全球投资人大量资金,造成全球的财富毁灭与通货膨胀,而传统制造业又苦于没有资本投入,中国的传统制造业开始倒闭萎缩,从而形成去产能的误区。
 
形成这种情况的原因到底是什么?技术研发错了?还是我们的科技产业形成思想的误区?再想象一下1896年中国当时的总理李鸿章去美国的惊讶?是否这种担忧与惊讶在特朗普的美国战略研究里面早已经形成,而中国在机遇到来之时自己也处在迷茫之中,被特朗普棒杀都不知道底层的核心原因而叫屈。其实,美国战略家自己在颤抖。
 
2019年,中国经济艰难,美国经济增长率下滑,欧洲开始进入负利率,韩国在衰退,日本也处在少子化的噩梦里,世界是否又重现1900年左右的领导力切换?如何切换?核心切换点在哪里?
 
“打压华为”都快形成了美国硅谷高科技企业的集体反弹,但是特朗普还是坚决全面打压华为,真的只是因为担心5G技术吗?还是有更炸裂的底层原因?政治智慧永远超越企业智慧,特朗普发现了美国更核心的危机。
 
 
 
\

以下是两种不同的智慧家庭运营架构:
 
\
▲ 目前互联网企业搭建的智慧家庭运营整体架构(来源:深圳市智慧家庭协会)
 
 
\
▲ 深圳市智慧家庭协会提出的基于全新“消费物联网逻辑”搭建的智慧家庭生态整体架构(来源:深圳市智慧家庭协会)
 
我们试着去分析一下,是否现在的科技产业形成的原因与1896年李鸿章在美国看到的是一样的,都是大小通讯底层核心技术、技术架构、产品系统与IoT联接平台、物联网服务运维架构、IT与数据中台加服务、文化、艺术、医疗、教育等知识智慧化、商业开放架构等形成了一个非常大规模的平台架构体系,没有一家企业能够独立完成这个架构体系的整合,需要全社会、甚至政府的数字政务平台共同参与,才能形成新科技产业新体系。
 
而这个体系是以传统产业为核心基础呈现的,科技产业是赋能给传统产业,当然需要一定的社会企业公共组织来完成企业资源整合与服务整合,以及关键节点的盈利模式的协调与沟通。
 
由此,我们来解释当下中国伟大科技企业们在消费类物联网智慧家庭产业创新中存在的问题:
 
1.阿里巴巴
B端电商商业赋能加IoT统一联接平台,掠夺了企业的数据,但是没有真正用上活的设备数据,一旦上网就开始固化,销售一般,由社区企业与厂家自己负责服务运维。天猫精灵在C端的销售情况很好,在中国市场智能音箱市场占有率第一,电商能力也不错,不过拉动IoT还是有些早,因为语音还是流媒体的联接方式。
 
2.小米IoT
渠道销售、品牌整合、IoT统一联接平台,销售不错,价格低廉,品牌厂商像美的合作失败,自己开始做空调,进入无边界品牌整合、生态整合、制造业收购与投资,像是小米电商平台驱动下的智能单品销售平台。没有服务运维,一旦产品出现使用或者通讯质量问题投诉,直接让快递上门收件,拉回维修点维修,服务成本高昂,要发展成物联网服务运维难上加难。
 
3.海尔智家
海尔智能化在我看来只是走通了一半,最大的优点像海尔洗衣机,进入智能化产品升级,海尔卡萨帝高端智能洗衣机都卖到3-5万人民币到,拒绝核心数据接入IT大公司平台,将智能化进行升级产品,叠加一些生态服务上来,同时构建了自己的联接平台与数据服务管理平台。但是通讯技术的整合,大通讯与中国电信进行整合落地,小通讯基于蓝牙+WIFI,但是环节还是没有打通,服务运维、通讯运维没有进入到整体灵活状态。但海尔智能已经是中国家电领域最大的进步,领先美的、格力、海信等企业3-5年,特别是依据场景+整装的销售强力推广体系,进行强力突破,与装修行业协会进行新渠道拓展,就拉开海信、格力、美的2-3年的学习期,形成了整装的最好家电智能化品牌。
 
4.华为HiLink
由中国最牛的C端科技品牌企业华为终端驱动的核心智慧家庭平台,依据手机在中国市场占有率,以及华为的高科技品牌进行拓展,但是怎么看就是一个高科技品牌制造业体系的思维,把握住了1+8+N的入口:手机、手表、音箱、平板、计算机、8K电视、手环、车机(未来的无人驾驶汽车),几乎覆盖了整合消费类电子,还有未来的家庭存储,这样能做成生态吗?起码,消费类电子包括未来的AI+无人驾驶汽车没有人敢跟华为合作。
 
但是华为的技术与品牌积累还是很牛的,大通讯5G/NB/宽带通讯/通讯服务运维智能平台,小通讯蓝牙/WIFI6,大操作系统“鸿蒙”,小操作系统lite OS,云计算,人工智能芯片、视频核心技术等等都是自己拥有的。但是没有开放商业架构、没有服务运维本地化能力,这个也是个大问题。其实很多生态合作厂商自己也没有本地化服务运维能力,华为HiLinK怎么看都是一个高科技制造业平台,如何走向生态模式,有待时日。就像当年的华为OpenLife,因为生态定位与商业架构与生态企业盈利模式没有理顺改头换面。
 
5.中国移动
AndLink,OneNet都有华为OpenLife的技术架构的影子,统一架构平台,自己的智能网关,以及核心设备链接的平台,但是技术构架整合的深度体验有待提高,与落地体验参差不齐,还在持续优化中。有服务运维能力,线下全国有16万社区运维经理,有商业能力,有6000亿现金。但是整体技术架构细节、商业架构细节没有理顺,在蹒跚前行。
 
6.中国电信
基于华为OpenLife的整体技术架构,加上自己的ELink设备链接平台,自己的智能网关,整合了数据中台和基础Dvops软件开放平台自动部署能力,以及自己宽带的服务运营的优势,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开始布局,且2018年卖掉了200万个家庭网络AP WIFI组网覆盖,智慧家庭在两个内地省份开始试点,效果还不错。但是商业灵活度还待突破。数据归属于中国电信,对于物联网服务升级,全周期生命周期管理是个难题。其实也是一个中心制的B2B2C的物联网管理平台,早期的体验可能优于中国移动。
 
7.其他
最后,中国共有MQTT等物联网联接平台公司6000家,有专属物联网场景平台公司,落地的压力非常大,是否又形成了2000年互联网企业的大衰退,2020年,20年后又有一场高技术泡沫破裂的产业危机,而这次的危机假如不能走产品定位与整体架构重构下的生态架构下的企业各自定位的方式进行融合、协调、开放的创新发展,谁又敢说:“剩者为王”。
 
\
 
总之,如果说1896年李鸿章访美之旅看到的带电梯的摩天大楼,背后核心是“科技房地产”架构创新,那么2019年美国总统特朗普棒杀中国5G通讯核心企业中兴、华为的深层次目的,则是企图釜底抽薪,消灭“消费物联网——智慧家庭”架构创新。
 
那我们就首先要进行信息科技产业架构创新与整合落地出发,优先获得新信息科技产业的形成以及产业定义与定价的发言权,从而形成核心知识产权与商业架构的搭建、企业盈利模式的卡位,最终形成金融定价权。
 
这样中国当下的发展的关键是新技术与传统工业的融合,而不是所谓的“新动能”去替换传统工业(即“供给侧”产业结构调整);其次,新技术与传统工业融合的关键是架构创新,即以基于信息技术的新架构去重新整合并提升传统工业的价值与服务能力。2020年我们应该立刻行动,将信息高科技赋能给传统工业进行智能化数据化升级,传统工业需要获得数据拥有权,让数据赋予传统工业第二次生命起飞,让制造业从微笑曲线的底端走向顶端。
 
为什么新信息技术科技产业成型在中国,因为过去40年改革开放的发展,加上中国全产业链的形成是支撑点,而美国这次没有机遇,因为传统制造业没有了,发展没有支点。
 
从中美三大产业产出占比来看,近10年来,中国的第一产业产出占GDP的比重为9.65%,第二产业占比为45.34%,第三产业占比为45.01%;美国的第一产业产出占GDP的比重为1.65%,第二产业占比为29.38%,第三产业占比为68.97%。中国的二三产业的产出占比接近,但是第二制造业的核心比重大、门类全,科技产业近期也突飞猛进,为制造业+科技的融合发展提供了坚实的基础。让科学技术赋能传统制造业进行智能化、数据化升级,是我国战略核心,从而融合发展成为全球下一代信息科技产业体系架构。
 
大力发展新信息科技产业创新-消费物联网智慧家庭产业,这才是中国获得产业创新主导权,跳出“拉美化陷阱”的唯一路径。同时,用这种架构创新的思想,我们可以找出多个行业的技术赋能传统制造业重新架构创新之路,找到每个细分行业的伟大“电梯”,将都是当下中国下个百年国运支点。■
 
 
\

\
 

| 协会概况| 生态中心| 产品介绍| 新闻中心| 活动宣传| 联系我们|
地址:深圳市南山区高新科技园南区科技南十二路12号曙光大厦二楼  邮编:518000
版权所有 © 深圳市智慧家庭协会 网站图片及文章未经授权 
本站内容仅供参考,不作为依据! 技术支持:深网网络